忽培元:穆青与延安新闻纪念馆(组图)——中红网

但是他依然活在读者的心中。  我有幸全程作陪当时的情形至今历历在目。但是他依然活在读者的心中。  我有幸全程作陪当时的情形至今历历在目。我在他离世十周年时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延安日报》上。

  十五周年祭重新发表以示深切尊崇之意。

照片系著名记者、中央文史馆员赵德润先生现场所拍
到过延安的人都对清凉山根的一座靠山面河的窑洞风格建筑有深刻的印象。那就是由原新华社社长著名记者、作家穆青亲笔题写馆名的“延安新闻纪念馆”。  每次回到延安只要一看到这座朴实而风格独特的建筑看到那笔力遒劲的七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就会想起穆青先生想起他老人家20多年前回延安的情景想起为建设这座全国唯一的新闻纪念馆他老人家所支拨的心血和努力。

  
2002年5月正是延安桃杏花盛开的季节也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60周年念的日子当年从延安走出去的原新华社社长又是老报人、老作家的穆青同志怀着欣喜的心情回到了阔别41年的延安。

    穆青回来了穆青回来了!延安新闻界和文艺界的同志们闻讯奔走相告。这可是一件大事呀我作为主管意识形态的市委副书记赶忙到机场招待穆老。一见面他老人家就亲热地握着我的手乐趣地说:“培元同志来前专意读了你写的《群山》和《难忘的历程》这是两部描写延安岁月的佳作又有现实情况的反应只有长远生活在延安的人才能写得出来。

    我这次回来也是受你作品的引诱呀!”我说:“穆老感谢您的鼓励您这是回访青春岁月、是故地重游呀。延安人民早就盼望您老人家回来看看了。”穆老说“是呀延安是我走上革命的起点是我思想成长的摇篮更是我的第二故乡和一生的精神家园是早该回来看看了。”
这次回延安81岁高龄的穆青心情十分高兴。他衣着朴实精神矍铄鹤发童颜说起话来更像个年轻乐趣的诗人:“延安变化可真大但是还像自己的老母亲看着依然亲切无比。

    难怪诗人贺敬之会‘双手搂定宝塔山’!”回到了自己当年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老人家别提有多高兴!一连五六天他都徜徉在诗意的激情里沉浸在历史的回忆中。我一路陪伴着他老人家兴致勃勃地品尝米酒油馍大红枣欣赏陕北秧歌、民歌和陕北说书。还登上高高的宝塔山俯瞰延安全城。正是春和景明微风和暖他老人家站在宝塔山巅指着对面的凤凰山说自己曾经登上山顶的烽火台瞭望过山上的风景。

    游子归来面对眼前每一条沟渠每一个山峁每一座老建筑都感到万分地亲切。穆老兴致勃勃地说“你们看那是西北局所在的花石砭吧那是当年号称延安王府井的新市场那儿是边区参议会大礼堂那里是边区保安处所在的棉土沟吧还有那里凤凰山麓毛主席早先就住在那里后来日本飞机轰炸才搬到杨家岭的。那是西沟再过去是晋绥联防司令部所在地紧挨的是大砭沟当时叫文化沟许多文化团体都调集在那里。

    再过去就是石缝沟了过了河便是兰家坪是边区文抗所在地……”当年的青年记者对这些地方是那样的熟悉。随即他老人家又指着对面清凉山上的一排隐约可见的土窑洞说“我们当时就住在那一排土窑洞中啊。”

当天下午他老人家重张旗鼓山高路险执意又登上了高高的清凉山。穆老一边爬山一边回忆道:“这座山可是不简单呀”当他看到半山腰石崖上书写着的陈毅元帅的诗句“万众瞩目清凉山”时感慨地说:“当时清凉山被称为延安的‘新闻山’万佛洞就是我们的印刷车间。

    新华通讯社和《解放日报》、《边区群众报》都陆续调集到这里。”在山腰石窑院里的石凳上停歇时穆老接着回忆说:“那是1941年5月根据中央决定创办党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随即把中央原先办的《新中华报》和新华社办的《今日新闻》并入了《解放日报》。于是几个新闻机构就都搬到清凉山上。在陷阱上和业务上新华社仿效保持独立机构但是党和行政领导又同报社统一在一起两社共用一个采访通讯部。

    ”老人家如数家珍地说着站起来走到山畔上望着山腰的庙宇和石窟说“当时中央印刷厂、新华社和口语广播部以及新闻出版发行部门还有新华书店总店都住在这里清凉山这座延安的宗教名山那时候成为党中央在延安时期的主要宣传基地调集了一大批有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和办报经验的大知识分子和从国民党统治区来的革命青年。  大家在一起工作、学习和生活接受党中央的统一领导和教育经过政治思想和新闻实践的锻炼培育培育了一批又一批有作为的朝气蓬勃的新型新闻工作者成为全国解放后新闻战线的领导和业务骨干……”
老人家忘情地回顾着清凉山的光荣历史似乎又回到了当年。“那时候我刚刚参加新闻工作周全很高经常涉过延河到延安城里去采访。  有一次暴雨过后延河发了大水水急浪大石桥被洪水淹没了可报纸急着发稿我情急之下就把写好的稿子用衣服包好举过头顶从洪流中凫水过河。当时两岸站了许多人观看都为我捏着一把汗。我自己也感到十分的主要。洪水把我朝下游冲了好远人们呼喊着我拼命挣扎着游终于制服了洪水异国耽误发稿时间。

  ”穆老的故事绘声绘色十分传神令人听得入迷。  
那天在清凉山上穆青沿着崎岖的山路攀登到自己当年住过的窑洞近前。可惜窑洞年久失修加之没人居住山上的土溜了下来几乎把窑口堵死了。秘书陈二厚建议说“穆老异国路就不要上去了。”但他老人家还是执意爬上虚土畖伏在窑洞口上看了又看。我感到十分的内疚正要解释穆老却笑眯眯地拍着手上的土说:“嗯里面还很健壮、土炕也在是我们住过的那孔窑洞。

    当年我在窑掌墙上写的两个字还隐约可见。那是毛主席为新闻工作者的题词‘多想’二字。”我说“延安市委已经决定要恢复清凉山遗址。包括这些窑洞包括山脚博古同志和成仿吾同志住过的石窟和其中的编辑部各单位旧址都在动员居民搬迁。”穆老高兴地说“好啊清凉山是新中国新闻的发祥之地是许多中央新闻单位的根本所在应该建立一个综合的新闻纪念馆。

    ”我说:“穆老的建议很好眼下已经有了这个机构挂靠在延安日报社已经在努力保护旧址只是还异国资金修一个像样的馆。上世纪80年代修建了眼下这个简陋的展室也因地质下陷滑坡而成为了危房。建设综合性的较大型新闻纪念馆主要还是个资金间题。”穆老认真地说“这得到北京想办法中宣部和中央各个新闻单位都会支持。”我把穆老的话牢牢地记在了心上。

    

在随后的几天里我又陪着穆老走访了枣园、杨家岭、王家坪等革命旧址考察了延安宝塔区川口乡秀美山川建设工程。老人家兴致很高特为是在桥儿沟鲁艺旧址参观穆老回忆说“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之后毛主席特为来鲁艺演说提出‘大鲁艺’和‘小鲁艺’的命题对文艺工作者起到了指路明灯的作用。”他讲这些话显得十分的兴奋还说自己这一生无论是从事新闻工作还是创作文艺作品都是遵循着《讲话》精神“毛主席的《讲话》久远都是我们文艺工作和新闻工作的灯塔、指南。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