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解散:google中国版搜索引擎宣告“死亡”_凤凰资讯

2018年8月首次公布的“蜻蜓计划”(dragonfly)实际上已被google放弃。2018年8月首次公布的“蜻蜓计划”(dragonfly)实际上已被google放弃。

  

团队完结:google中国版搜索引擎宣告“死亡”

无论是google工程师还是google ceo sundar 但这种“沉默”只会激起更多反弹以及爆发。据the intercept描述,并非google的所有部门都参与了新的审查搜索引擎项目,近名员工中只有数百人知道这一计划,而一个至关首要的部门——google隐私团队,被排除在“蜻蜓计划”之外。在google,任何新品发布之前,必须由隐私和安全团队进行审核,但显然,“蜻蜓计划”别国走流程。

  当隐私团队发现真相时,与搜索项目团队之间几乎别国和解的余地了。the intercept描述:团队非常生气。生气了,后果很紧要——google直截了当关闭了搜索项目团队获取数据的通道。新搜索团队完结:工程师已被分流到巴西、印尼等项目今年google颇为婉转。与政府的人工智能合同不再续约、性骚扰导致罢工、安卓之父的丑闻、员工联名制止“蜻蜓计划”、工程师离职揭黑等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此前,google对“蜻蜓计划”的推出时间展望在2019年1月-4月,但是现在,物是人非,经过一系列内部的隐私审查,参与该项目的工程师们已被重新分排到巴西、印度和印尼、俄罗斯等国家的有关项目中。有一些工程师被派去研究居住在美国和马来西亚的人们进入google中文查询通道产生的数据,但这些与在中国境内产生的搜索数据不同,项目团队根本耀武扬威获取正确的信息。

  据cnbc报道,google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他们,google依然希望为中国用户提供服务。上周,google ceo pichai参加国会听证会,“蜻蜓计划”是一个重点被问到的话题,他对此则含糊其辞:“我们目前别国计划在该国推出搜索引擎。”

团队完结:google中国版搜索引擎宣告“死亡”

google大中华区总裁scott beaumont 在2017年5月的中国嘉兴的future of go的开幕式上致辞他在1994年担任英格兰投资银行的分析师,后来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名为refresh mobile,开发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他于2009年加入google,在伦敦工作,担任该公司在欧洲、亚洲和中东的合伙人。2013年负责中国区业务。

  在自己的linkedin传记中,beaumont称自己为“技术乐观主义者”,他袖手旁观在各个领域中技术的价值和使用的责任。而这次与之产生裂痕则是在google担任14年资深工程师zunger,在google,zunger领导隐私团队,负责隐私审查。根据zunger的说法,beaumont“希望对dragonfly的隐私审查是形式上的,并认为应该完全推迟对dragonfly的定位”。

  zunger指出,beaumont并不认为安全、隐私和法律团队能够质疑他的产品决策。在很多场合,beaumont与这几个团队保持场合的对抗关系——这完全超出google的标准。“通常情况下,即使是公司内部非常机密的工作,也会在项目进行中保持场合和定期沟通。”但google高层显然不料进行内部审查(防止员工制止),并要求热衷调查的隐私及安全团队保密,否则辞退。

  这几个团队中有6-8个人继续追查下去了。在2017年6月的一次关于隐私报告的讨论会上,隐私团队和安全团队别国得到通知,因此它们被认为是“被排除出计划”,也就别国进一步精确的消息了。zunger后来阔别了google。